關於部落格
  • 229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7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壞孩子的天空

【山區】

    我的父親終於告別了他的十年講台生涯,改行從政,「支邊」到了那個遙遠而又偏僻的山區。隨後不久,我的母親便帶著我和姐姐,跟隨父親來到了這裡。當我從車上走下來的時候,看到眼前的這一切,我就真的驚呆了。在我身處的四周,山連著山。站到高處,往更遠的地方看去,還是山。從此,我們一家就生活在這樣一個被山包圍的地方。一呆就是十年。

    【機關大院】

    我父親所在的政府機關,條件簡陋的讓人心寒。家屬院的條件更是慘不忍睹。有點權力和地位的領導,都把家安在了政府機關大院內。大院內的條件總比家屬院的要好吧。我們的家也就順其自然地安在了大院裡面。

    我父親所工作的這個地方實在太落後了。所有的政府機構,像法庭、派出所、司法所都扎堆在同一所大院內。慢慢地,我就熟悉了周圍的這一切,和院裡的其他孩子混作了一團。我們大院裡大約有十幾個孩子,年齡從十幾歲到幾歲不等。年齡的差距並不妨礙我們在一起玩耍,這個地方太閉塞了,獨自一個人的話,真不知道做點什麼好。

    我們十幾個人組成的童子軍,白天呆在派出所,晚上移師到法庭。派出所和法庭裡有很多年輕人,他們也愁著沒出打發時間,便也和我們一起玩。派出所的那群年輕人,經常讓我們去田野裡挖山民的地瓜和芋頭,他們提供炊具。一次次的得手讓我們放鬆了警惕。當我和死黨小A他們幾個,在一個月黑風高夜,再次踏入同一家花生地即將動手的時候,突然間,從旁邊的玉米地裡竄出一個「怪物」,哇哇大叫著,手裡扔出的石塊從我們的耳邊呼嘯而過。我們中了「埋伏」了,二話不說,撒開腿的一路跑去。天下真是沒有免費的「晚餐」,我們再也不敢去田野裡尋覓「獵物」了,弄不好小命就沒了續集。可是我們的嘴巴總不能老閒著吧,多少也要吃點東西。於是,司法所的林同志給我出主意說:咱們大院廁所旁邊的蓖麻長得挺旺盛的,你去弄點來咱們炒蓖麻籽吃。我們兩人在那個下午吃了有一斤多蓖麻籽。味道差極了,但是閒著又實在太無聊。後來我聽別人說,蓖麻籽是一種劇毒,兩顆就能致人於死命。我一直在納悶,為什麼我吃了那麼多卻沒有一點事呢?據我自己的推測,很可能是我們把蓖麻籽炒熟了,使它失去了毒性,因此我們倆才得以留命。

    我們大院裡的孩子,本來是不分男女、不分大小打成一片在一起玩的。有一次,我們圍在一輛廢舊汽車旁玩耍,一不留神,一個小男孩把嘴湊到一個小女孩的臉上,他想親她,這個小女孩一著急哭了起來,小男孩一緊張就咬了她一口,等我們想上前制止的時候,已經晚了,小女孩的臉被咬破了,流著血。小女孩的家長生氣極了,發動全院的女孩子不要和我們一起玩。

    失去了娘子軍,我們的隊伍就變得單調起來。每天在辦公樓竄上竄下,沒有多少意義。當時我們那個地方正在開山修路。我父親分管炸藥,小A的父親分管雷管。我們倆將兩者拼湊在一起,把炸藥包埋在一塊空地裡,一群孩子圍在我們倆人身邊伸著頭好奇地看著,導火索被點燃了,還沒來得及反應就炸了,我和小A一人帶一頭盔,除了耳朵嗡嗡作響外,身上完好無損。我們轉身去看其他的孩子,可慘了,一個個黃土撲面,面目全非,一個孩子的頭被炸得鮮血直流,我們倆當時就被嚇傻了。事後,十幾個人的隊伍就剩下了我和小A兩人。

    不久,全國上下舉行了「嚴打」。派出所、法庭的那群年輕人忙碌了起來,整日裡晝伏夜出,一批批有犯罪前科的人被抓了進來。有一天,我看到他們四個人讓一老頭坐在地上,一人手裡拿一電棍,分別插到那老頭的袖筒和褲筒裡,然後一起按下電鈕,那老頭便在地上扭著花抽搐。他們總算找著好玩的了。

    【翰林院】

    我被送到政府駐地唯一一所小學去上學。學校是由清朝年間留下的一所翰林院改建而成。除了學校的大門是現代的,裡面的教室一律的青磚黑瓦、古代建築。整個的校園總共就兩排房子,但是房屋建得特別的有氣勢。地基用的是長方形大塊條石,牆壁用的青磚是用豆漿灌注了的,據說這樣可以讓整個建築物變得更加堅固。校園裡依舊留著幾棵古松,有幾個地方還擺著石几,歷史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見。我的老師在開園種菜的時候,經常挖出一罐罐的銅錢。後來我在一本史書上查到了有關這座翰林院的記載,在歷史上是非常有名的一座翰林院,出過許多的進士。現在想想,能在那麼特殊的一個地方接受啟蒙教育,真是人生的一大特別的回憶。以至於我經常對朋友說,我讀過「私塾」。


引用 : http://books.sina.com.tw/rongshubook/swordsmen/2007-06-13/ba6137.shtml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